没有cp观,好吃就行。

常驻嘉宾

小江生贺文,短小一波带走。

叶江,现代,设定很普通,HE,总之慎入,并祝食用愉快^ ^


这一次的梦是一个喝咖啡的周二,在街角和心上人莫名相遇。彻底清醒的几秒前江波涛还记得那个站在浅红色消防栓旁,朝自己露出熟悉微笑的人的模样;然而睁眼后,梦境里的场景全都断成了片片,从混乱的脑海中悉数碎裂。

他从被窝里坐起来,靠在床头轻轻叹气——纵使记不得,但梦里残存的温柔气息还是让他失神了许久。床头电子钟上显示的时间提醒他该起床了,江波涛还是在自己的沉思中徘徊了一会儿,才慢慢推开被子下床。

已经快不记得叶修离开多久了,他想。


恋人是个自由得几乎脱缰的自由职业者,这让江波涛很是无奈。他是个普通的广告工作者,而和叶修相识的时候,他作为企划方,和那个一身痞气但不得不承认技艺娴熟的摄影师打起了交道。一来二去,江波涛对叶修的称呼从[叶先生]到[前辈],再到[叶修];叶修对江波涛的称呼呢,从[江先生],到[小江]——片子交了,杂志出了,江波涛成了叶修的恋人。

泡沫从齿间溢出,再被清水漱了一遍后打着旋儿从下水口被冲走。叶修真是打得一手好直球;江波涛想,一边关上了水龙头。当初那个人不过一句[我喜欢你],斜靠在器材室门边漫不经心摆弄着黑色单反,就这样平淡地说了出口,把正在进门的自己惊得,手中刚印好的彩页飞散了一地。

叶修就在满地狼藉中上前两步,抬起头微笑,[小江,做我男朋友吧。]

一模一样的面容,在梦里如反复回溯的河流般,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出现;这让江波涛无法否认,自己为情所困。

但可惜,如上所言,叶修是个自由得几乎脱缰的自由职业者。离别来得突然又自然,江波涛除了释然地告别,也只能回头独自品味一句再见后自己的千百般不情愿。


他们做恋人已经三年了。

红灯亮起时江波涛站在人行道的边缘,数着柏油马路上不太明显的裂痕出神。三年来聚少离多,总是伴随着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句[小江],和门檐下轻声的[那我走了]。叶修一直是个波澜不惊的人,他的[我爱你]和[等我回来],每每都轻柔得让江波涛沉溺其间。被烤烟熏染而较一般人更低沉的声音,他听过许许多多次,梦过许许多多次。

江波涛也一直小心翼翼地跟随着恋人的步伐,努力维系着感情和自己需要去面对的生活。手机里的世界时钟多了俄罗斯,英国,阿富汗,不久前又多了个大洋彼岸的美利坚。要是被人看到,八成还以为我自己去过那么多地方呢;他这样想着,却还是保持着每个时差或多或少的时间,闲来没事翻一翻,想着——

在那些和我晨昏不一的地方,你在做什么呢?


而这一次,叶修离开得尤其长。

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了?每一次安静的单人晚餐时江波涛都会想起这个问题,而后在筷子和豌沿轻声的碰撞中叹气。他有时候会和叶修通电话,背景音总是嘈杂到寂静,从海涛到山风;他有时候也会和叶修发短信,内容有关天气人文,吃饭睡觉。他有时候,也会对叶修闹脾气:是你那些个美景重要,还是你的恋人重要?

叶修自知理亏,从不辩白,只会把江波涛揽在怀里反复亲吻,用下巴上的胡茬蹭他的额头以示讨饶。他们在一起的那些白天,出双入对,在超市挑水果时两人扶在购物车上的手偶尔相碰;他们在一起的那些黑夜,缠绵缱绻,来自一方断续的喘息和另一方低声的安抚在温软的夜里久久环绕。叶修会在吻江波涛颈窝的时候冷不丁在他耳畔说些情话,总是闹得正被吃着的那个人满脸飞红,挣扎着想让他闭嘴。

现在我不想你闭嘴了,说给我听吧。江波涛无声地请求着,唇瓣对着空无一人的餐桌对面一开一合。

他有些难过。


三年多时断时续的共同生活,叶修还是有不少东西在屋子里;他很聪明,总是能在自家恋人等得心焦要把那些东西都丢出家门前赶回来。江波涛的笔筒里有一支没抽完的烟,那次时他俩在一个冬夜里外出后回家,叶修看着畏寒的江波涛终究没有让他等自己,掐灭了才刚点上不久的烟陪他进了公寓大门。半支烟被他随手揣进口袋,在洗衣服时被江波涛翻出来搁在了桌子上。

他无需想尽办法,这屋里就有无处不在的叶修的身影。滤嘴上浅浅的牙印,书架旁旧吉他上断掉的G弦,主人还来不及换新的就匆忙离开。有一次江波涛想他想得快发疯,跑出家门站在大楼下发呆,却猛地在呼啸而过的私家车副驾座上瞥到了叶修的脸——逗我玩呢,回过神来他自嘲地笑;叶修要是胖成那个样子,怕是也没力气到处浪,能乖乖待在家里了。

江波涛也渐渐佩服自己,能这样习惯寂寞,也习惯思念。但他更佩服叶修;到底是什么给了那家伙勇气,能在每一次漫长的分离后大摇大摆地进门,丝毫没想过自己是否放弃,是否变心,是否早已开始了新的生活,将两人共同存在的一切证据都已抹消?

佩服归佩服,他还是继续支撑着叶修留给他的信任,平静地生活。


日子一晃到了又一个冬天。

江波涛走在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和叶修一起走过的街道,漫天落叶淅淅沥沥地敲打着路灯和他的大衣。他紧了紧围巾,抱着怀中刚从超市扫荡回家的一袋子雪梨和橘子,穿梭在行色匆匆的人群里。听说两日后就要下雪,也不知道那家伙能不能回来过冬呢?

回来个屁。他在心里丢了个白眼,想思考点别的事情把自己的白日梦盖过去。

再转个弯就是江波涛住的公寓,他把钥匙从口袋里掏出来握在手心,腾出手来去整理自己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刘海。抬起头的一瞬,他看见了那个倚靠在大门口门灯下,斜挎着包抽烟的人。

[叶——]

他没有来得及咽下脱口而出的呼唤,虽然后半句很快被不可置信的哽咽卡在了喉咙口;江波涛突然觉得他这一年没有白过,心里心外一下子开满了花。而被叫了半个名字的人闻声望过来,嘴角一下子上扬了一个弧度。叶修看着呆楞在原地的人,把烟头丢进身侧的垃圾桶,朝江波涛摆摆手。

[小江,我回来了。]

他身后是一片秋末的灿烂阳光。


END.

[写在后面:真的就是个毫无营养的泡面文,产出时间也就是煮锅泡面抽根烟,到泡面吃完……只是不知怎的越写越长,到最后泡面都凉了直接端起锅子放腿上吃完了。总之,算是能面对我喜欢的小江了,把叶神这个老是落跑的常驻嘉宾好好地送回来啦!这篇一点都不甜,也没有肉,真是不知道写来干什么的……你看一个后记还唧唧歪歪这么多,真是个毫无深度的人……那么小江生日快乐!依然爱你^ ^]


液体

2014.11.02

评论(4)
热度(28)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