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无所事事的平安时代1

阴阳师背景 青坊主X雪女 邪教故事智障文笔 清水糖 第一人称注意

这是个系列文 想象着没有那么多人每天拖家带口做任务赚道具肝体力的时候 无所事事的妖怪和阴阳师们会做些什么 此系列全部BG甜向 每一章是个独立故事


————————————————————————————

无所事事的平安时代

1. 青雪


我一直想写个温柔的故事。

总有许多人能将各种各样的温柔发挥得很好,即使同是精怪一流,不是也有樱花桃花这样极尽温柔的妖吗?而我,我在他人身后仰望太久了;掀一方风浪的恶阴阳师也好,总能担当更多重任的天狗也罢,还有那个直至将自己的白骨交托于我,也从未将目光离开他心中之人的男人。仰望得久了,温柔也渐渐都流失,我开始深信自己总是不被需要的那一位。


神乐把他带到我身边之前,我只在很模糊的传闻中听过有一位妄图度化妖怪的妖怪,着实觉得那真是不可思议来着。阴阳师小姐解释了一下,说他今天早晨降临寮中,实在事发突然,请我带着他随意走走逛逛就好;“这位僧妖的佛光可以让你的雪更加锋利哦”①,她是这么向我推销的。

神乐明知我是不怎么会拒绝别人的,大概是想丢个话头,生怕我冷却人家初来阴阳寮的热情吧。他朝我合一下掌,我也不知作什么回应,说老实话我是觉得有一点忧心,如果他要对着我念经,那可就头疼了。

“请问,这附近最近的山怎么走?”

谁知他第一句话是这样的,我朝院子的西北边指了一下。他点点头,提起禅杖一副要动身的样子。我想了想,从他身旁飘了过去:“我可以带你去。”

“多谢。”他大概也留意到环绕在我身边的雪花,没有说什么天寒不劳烦之类让人尴尬的话。

我带着他越过小院的篱笆,荒无人烟的小路,没多久就站在素白一片的山脚下。“要上去吗?”

“是的,大雪压境,我担心会有受困的小动物。”他这么说。

虽然妖怪救助动物实在前所未闻,但他生前是个和尚,我倒觉得有几分道理,没说什么便朝上山的路飘去。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做这样圣人般的事情啊,死去的黑晴明如果知道了,大概能笑塌一座黑夜山吧。


我就这样带着他,一日一日地在山中行走。他真是我见过最不像妖的妖,日出而出日落而归,我曾向他表达过既然也不畏寒,直接在山中逗留到你把这些山头都瞧一遍再回去也是可以的;他好言拒绝了,理由是不能让阴阳师大人担心。又不是奶娃娃,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想不懂他,也素来不喜欢反驳他人,只能每天在晨光熹微间晕头晕脑地飘出门。

苍天在上,若不是自雪中而生,对每一条被鹅毛遮掩的路都能靠本能识出来,天天这样半梦半醒给他带路,非得把我俩全弄丢不可。

他会给每一具辨不清生前为何物的骸骨念几句经,碰见荒废的神龛庙宇就要先拜一拜,再更加认真地念上好半天。我总是默默退到他身后,飘在空中撑着头数着他把佛珠转了多少圈。他立掌持杖的背影很挺拔,一丝不苟地直着肩背;像高傲的鸟居隔开神与人的边界一般,我觉得他站在那里,既不会朝恶鬼道中堕落,却也不妄图度自己成神。

我带着他,从西北到东北,穿过白雪皑皑的山肩,不知道走了多少天。晴朗的天气里,我听得见身后悦耳的金环碰撞;更多时候寒风四起,我替他将山道辟开积雪,他还会振摇禅杖表达谢意。我并非头一回为他人呼风唤雪,但前一遭,我未曾听到过这样柔和而庄重的声响。

听得次数多了,我慢慢能够分辨出他对尸骸和石像念经的不同之处;在他身后等待的位置,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地越挨越近。我并无意去打扰,只是像习惯了风与雪,习惯了做不被关注之人,我习惯了这位奇怪的亡僧。

当然并不是说等他的时候不无聊,冰天雪地间,也确实无事可做,于是我开始在他念经的时候飘到高一点的位置,把他帽檐上积的雪融掉。不知为何,我并不希望被他察觉,因此必须小心控制力道,这也让我玩得津津有味。我开始觉得,可能真是耳边的经文灌得多了,连我也变得奇怪了吧?想着想着,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经结束诵经,转过了头来——结果我飘在人家头顶上举着手吸走雪花的样子,就这样被看到了。

他看起来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神乐是不是因为这样相似的对表情的吝啬,才觉得我会和他合得来呢……但忽然间,他却对着我笑了,仿佛自始至终,都知晓我在他身后的小动作似的,那是一个比雪还要清澈的笑。


“这是什么?”

在开春前夕将山头一一走遍后,我请他去我的卧房里喝茶时,他看见了摆在案头的冰晶。

“这是很久之前,在这个国家阴阳术还盛行的时候,神乐收集的东西。”我把形状不规则的碎片一块块拿下来,摆在他面前。

“等集齐了四十个,我把它们吃掉,就会变得更强一些。”

他捧起一片在手中,端详其间凝结的雪花纹路。“后来呢?”

“阴阳师们越来越少,神乐再也找不到能换来的碎片,就把它们都送给我了。”

阳光从小小的阁楼天窗洒进来,滴落在他手中明亮的晶体,他握着它们翻来覆去地看。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觉得如此有趣,便说,“你喜欢的话,可以拿去,反正集不齐,对我也没有用处了。”

我原以为,就像住我隔壁的大天狗喜欢收集华贵的饰品②,他或许也有些自己的爱好,也并不甚在意送出去的那十几块碎片。可是过了几日,我看到那片片雪花,变成了他手腕上一串晶莹剔透的珠子。小阴阳师也注意到了,她一个劲儿对着我笑,不知为何,感觉不到温度的我,却觉得脸上发着热。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我自然也不会特意去提及。等到雪化,他请我带路去更远的地方拜访那些荒芜的神社,我说好;他还说夏天了,要去为容易起水患的河川祈福,我也说好——反正妖怪拥有着漫长无尽头的生命,而且,这是个无所事事的平安时代。


春有嫣姚初开,夏至雨露声潇。我很少注意季节的变迁,经常在去院子里领柿子时,才留意到眼前已是满山霜叶。

“浮生一梦,万法皆空……”

他依旧天天念他的经,木鱼声一响,连院子里敲锣打鼓的天邪鬼们都安分许多。而我,自然早熟知了他脾性是好的,有时候心血来潮从窗户飘进了屋,他依旧是面色如常地继续研读佛法。

“要听经书吗?”有一日他这样对我说。

我想一想,也听过百千遍了,难得被正正经经邀请一回,于是学着他禅坐的样子,试着盘腿坐在对面。

他看着我,面有难色:“漂浮空中,略有不妥……”

我愣了,“我,天生是这样的。”

他想了想,站起来把他身下的蒲团摆到我身旁。“这样呢?”

我挪过去,结果在蒲团上方飘起来了,一时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看起来似乎百思不得其解。“睡觉的时候怎么办?”

多简单啊;我把腿朝一边放平了,很轻松地浮在半空撑着脑袋看他。

“怎么样都不会落到地上是吗?”他的表情好像又要笑了,我便点头,起身飘到和他视线齐平的高度。

他伸出手,双臂绕过了我的身体,然后我陷入了宽大僧袍中。我第一次感受到比死亡更炙热也更喜悦的温度,他抱着我的手向下用了点力,我在虚无中漫步了许多许多年的脚尖,第一次踏在坚实的地面上。

我突然想起来,在人声还鼎沸的很久之前,神乐说她最喜欢每一次带着我去比试阴阳术时,我安安静静一扬手就把别家式神冻个结实的样子;她说我这个叫“闷声发大招”——

我觉得我应该叫她来看看,某个和尚,闷声发大招的功夫可比我高了不知多少段了。


Fin.


———————————————————————————

注:

①青坊主被动“无量”觉醒后会增加队友的效果命中。

②因为大天狗的翅膀,想象过他是不是会像鸟类一样喜欢收集亮闪闪的东西……


———————————————————————————

欢迎有天使儿来点梗点cp呀!


评论(4)
热度(11)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