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神乐工作记事1-3

这是一个以智障为轴心的小故事合集 无任何cp向 在微博上已经发过 想起来在这里把合集发一下

最近可能不太会产粮了 有兴趣的天使们可以来点阴阳师相关的梗 看到感兴趣的说不定会写哦:3

——————————————————————————


1.


我叫神乐,现在在平安京跟着安倍晴明一起管理妖怪。

我一直很不理解为什么晴明喜欢大热天戴帽子,就好像他也不懂为什么我要在屋子里打伞。

在房间里撑伞会长不高的哦,晴明经常这么教育我。


工作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妖怪们负责办事,我负责看他们把办事变成搞事。

比如之前台风要来了,断桥那边河水泛滥,我就叫荒川去治一下。

一小时后。

赶来的雨女告诉我荒川在河边一边捞鱼一边把鱼到处乱丢。

我觉得很头疼,就叫雪女去把河冻了。

一小时后。

赶来的河童告诉我雪女冻了十几轮也没有冻住。

我实在没主意了,这时路过的大天狗说他去把台风刮走,做事就要对着杠不要怂。

一小时后,整个京都满地都是被飓风刮过来的鱼。

我不想参与善后。在这种鬼地方工作,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过天灾毕竟是少数,大多时候,我都在处理街坊纠纷一类的小事。

比如眼下我听说西大街有居民举报一个酒肆里的酒掺水,我就叫酒吞去瞧瞧是不是这么回事。

一小时后。

赶来的山兔告诉我酒吞不由分说就把人家的酒全喝了,店家很生气。

我赶紧叫茨木去把他拉回来。

一小时后。

赶来的孟婆告诉我,茨木一听说不给酒吞喝酒,马上和店家吵了起来。

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已经跑了一个来回的山兔又告诉我,酒吞嫌茨木太烦,跟他打起来了。

大家一听说有打架,纷纷都去看;小鹿男打着鼓助威(并不知道他在给哪边加油),钱鼠和青蛙瓷器甚至把赌牌都开好了,招呼大家下注。

我实在觉得很累,我不想管了,我想去跟惠比寿聊养鱼心得。


其实平安京总体来说还是很和平的。在没有事情的时候,阴阳寮里也会举办一些活动。

今天下雪了,妖怪们都觉得很冷,晴明就建议要不来玩赛跑。结果大家都很不乐意,表示每次这种比赛最后都变成孟婆山兔之间的较量,很没意思。

于是今天我们比赛堆雪人,喊雪女来当裁判。

茨木堆了一个看起来特别高大的酒吞,酒吞堆了一个他说是红叶但没有人觉得是的鬼女红叶,红叶堆了一个晴明,大天狗堆了一个看起来三天没睡觉眼袋特别重的晴明。

晴明和白狼都堆了一个在外出差的源博雅,大家就围过来评比谁堆得像。

结果红叶不高兴了,她一不高兴就跳舞,把叶子吹得满地都是。

酒吞看到红叶不高兴,他也不高兴了,逮着人就举起葫芦泼人家一脸酒。

茨木看到酒吞不高兴,他也不高兴了,伸出挖掘机那么大的鬼爪把所有雪人都抓成了雪山。

我早就知道这个活动会变成这样的,一开始就没有参加,我拉着凤凰火和座敷童子坐在屋子里取暖。

今天的平安京也是十分和平。




2.


我叫神乐,今天也同安倍晴明和源博雅一起,在平安京管理妖怪们。

前些日子博雅出差去了,因为快要过年,晴明说寮中没有年货,拜托博雅去置办一些。

过了两天博雅回来了,带着十几把崭崭新的弓,还拉着晴明问他红弓上绑点绿色的绸带是不是特别有年味儿。

最后还是我和晴明一起出门重新买好东西,并告诫博雅,寮里麻烦他照顾,拜托射了箭自己捡回来。

毕竟他每一次练弓,庭院里都躺满了箭,跳跳三兄妹已经被绊倒无数次了。


过年的时候,我和晴明会给大家做新衣服。虽然妖怪们大多对衣着很没有讲究,上次茨木还穿反了裤子在外同人打架,一时都上了平安京头条。

男妖们大多坐不住屁股,不许他们来捣乱;好在小姐姐们都很乐意配合工作,我们就在院子里把布料都铺开,凤凰火被我们供在中央,大家围着她干活。

…其实一点也不顺利的,你看傀儡师在缝衣服的时候,缝着缝着就把自己身上挂着的线也缝到一起去了。

姑获鸟效率最高,举着伞剑刷刷几下就完成了所有的裁切。但是不知道她什么毛病,总是喜欢把布剪成很小的尺寸,我们跟她讲道理说你看你剪的这个大小,难道全寮都是童男吗?她也不听。

而且我花了很大力气,把樱花桃花两姐妹拦住,不许她们往衣服上绣花。去年不小心没看住她俩,大年初一穿着满身粉花花的茨木去敲酒吞的门时,差点没被打成脑震荡(虽然震不震荡差别也不是很大)。


衣服终于做好了,我和晴明面对面坐着发愁。

去年送给大天狗的衣服,他怎么也不肯穿。后来还是麻烦骨女帮忙在袍子后面戳了两个大洞,才让他的翅膀顺利钻出来。

今年为了避免这种问题,我和晴明挑灯夜战,修修补补。络新妇的小褂要加长,女孩子老是不遮住肚子会生病;还有青行灯,去年送了她一条安全裤,她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今年实在不知道该送什么好。

其实在做衣服之前,我有去一个一个妖问他们喜欢什么样的。萤草说她想要城里玩相扑的力士那样的衣服,白狼很期待地表示想要博雅同款,晴明把她俩拉着教育了一晚上女孩子不可以袒胸露乳。结果红叶知道了,兴致勃勃跑过来说晴明大人的衣服特别保守,她可不可以要晴明同款;路过的酒吞一听就满脸不乐意,我看他的表情好像想表示他要红叶同款。

但我觉得这样真的太有伤风化了,马上给他们一人丢了一只冥蝶强迫闭嘴。


赶在过年之前,衣服终于都送了出去。我和晴明累得不行,坐在走廊里喝茶,听着庭院传来大家换上新衣服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感觉还是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我和晴明就被早起扫地的帚神喊起来,他说大家准备了一份回礼给晴明大人,把我俩拉到了院子里。

大小妖怪都聚集在一起,看到我们来了,雪女从人群中飘出来,把一个绿油油还冒着亮光的东西往晴明手里一塞。

大家都很感谢晴明大人的照顾呢!蝴蝶精特别兴奋地扑扇着头顶小翅膀说,我们都觉得大人的帽子很久没有换了,于是大家一起做了一顶哦。

是春天的颜色呢!萤草在旁补充。

两面佛大人还把雷电特效都分出来了一些!小鹿男也跟着说。

我看了一眼那顶闪着电光的绿色帽子,隐约好像听到晴明内心有一句什么妈卖批。

不过我没有讲出来,我赶紧偷偷跑走了,生怕他们想起来也要给我做一顶。

今天的平安京也是十分和平。




3.


我叫神乐,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依旧和安倍晴明一起在京都工作。

老实说,我真的是很想辞职了。不知道是不是天气越来越冷的原因,阴阳寮里不和谐的事情越来越多。


冬天生炉子不容易,随着雪越下越大,大家一起吃饭的时间也变多了。经过几回细致观察,我得知了一件事:如果我想一个人独占一份菜,就要先请晴明来吃。

比如现在,我很眼馋那份樱花大福;于是我把盘子朝晴明推了一下,跟他说这个好吃。

晴明说了谢谢,然后把盘子朝博雅推了一下,说京城的大公子应该喜欢这个。

博雅说了谢谢,然后把盘子朝大天狗推了一下,说这个口味淡,吃了不会掉毛。

大天狗用唇语说了谢谢,然后把盘子朝茨木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茨木没说谢谢,咦了一声,然后把盘子朝酒吞推了一下,此处省略许多无关且无聊的言论。

酒吞当然不会说谢谢,打了茨木,然后把盘子朝红叶推了一下,因为茨木在旁边发脾气,我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红叶似乎是说了谢谢,然后把盘子朝晴明推了一下,此处依旧省略许多无关言论。

晴明接过盘子,看起来笑得有点尴尬:既然大家都不爱吃,神乐你想要吗?

我当然高高兴兴地接过来全吃了。


然而这样的好日子随着新食客的加入,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安静的雪天,餐桌旁大家刚结束一轮气氛暧昧又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推菜活动后,还没来得及等晴明把我心心念念的炸天妇罗递过来——

坐在旁边刚加入寮没两天的荒川,气势磅礴地一把接过盘子:没人吃啊,那我吃了。

我很有礼貌地在心里骂了他一句。


也有一些妖怪,因为个人原因,是不加入大桌饭的。

最初的时候,我和晴明想了很久要怎么让青行灯一起来吃饭。为此我专门拜访了一次地府,想和阎魔大人请教。

判官告诉我,一开始他们打算造一张很高的桌子,但这样一来让大人一个人吃饭太寂寞了。判官说他当时提议其他人坐在比较高的东西上,说完就把大毛笔竖起来并坐上去(怎么做到的?);但是鬼使黑看了一眼他的镰刀,坚决否定了这个提议。

于是眼下,青行灯的高脚桌只有她和雪女,管狐,山兔一起吃饭。我偶尔会坐在小白身上加入他们。惠比寿爷爷有时候也会来,但大多数时候大家都觉得他的遮荫伞妨碍夹菜,所以他一般在椒图河童的水上用餐组。


冬天的时候,妖怪们也喜欢扎堆烤火。虽然他们不怕冷,但是暖洋洋的气氛还是很舒服。火系和毛茸茸系在这个时候很受我们阴阳师偏爱,凤凰火和三尾狐是房间里的常客。

但对于水系的各位,就稍微有些困难:在有火炉的屋子里坐久了,鲤鱼精的泡泡吹不起来了,河童的水球里也没水了,荒川领子上的鱼都发出香味了。因此在很冷的天里,博雅会把他们安置在他家的温泉里,我们都很羡慕。

青姬从来没有这些烦恼,早在第一场雪还没下的时候,她已经在被窝里舒舒服服冬眠了。

姑获鸟和白狼也从不忧愁;无论阴晴雨雪,每日雷打不动在院子里一个练剑一个练箭,每月全勤奖都是她俩。

我们其他不愿意出去挨冻的人(妖),会在室内一起打牌猜谜,到了晚上就听青行灯讲故事。两面佛虽然也参与烤火,但从不加入游戏,他最喜欢自己和自己玩文字接龙:风神写个词,把纸递给背后雷神接,雷神写好了再递回来,他可以这样玩一整天。

我有一次凑过去看,发现每当找不到能接上的词语时就会用梵文强行凑个音,一张纸上大半页都是读不懂的文字;我突然有点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和我们玩了。也因为这样,两面佛的两个脸经常吵架,互相拿雷和飓风劈自己,搞得满屋子都是静电,狐族的几位三天两头就被炸成球,出个门一不小心就滚得老远。

虽然总是吵吵闹闹,但作为人类太过平凡而短暂的生命中却因为他们变得热烈而温暖起来——今天的平安京也十分和平呢。


评论
热度(18)
  1. 制杖唐远川核金心跳 转载了此文字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