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沉睡尽头(上)

阴阳师 狗茨 

一辆三轮车 开头微量死亡情节 微量私设 绝不BE 无副cp

肉开始的部分附上微博长图的链接

——————————————————————————

沉睡尽头

(上)


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人不能,妖也不能。

茨木童子蹲在地上,看着面前躺着的了无声息的身体。小兔子早就骑着山蛙叫嚷着好冷好冷跑远了,萤草累了满场,抱着她毛茸茸的草团子也走了。只有神乐站在他身后,撑着伞等了一会儿,像是要说什么,最终沉默地踩着厚厚的木屐一步一响地离开。

神乐一走,淅沥的飘雪便毫不留情地落了他一头一身。妖大多不畏寒,茨木自然也不怕,但他伸出了手挡在面前沉睡男人的脸上。他看到雪在下,蓄了薄薄一层在那人低垂羽翼和洁白狩衣上,在月色下泛着寒冷的光。


“修验者之中修行未臻火候、态度傲慢的死后会变成大天狗”,这份自傲在魂魄中已然根深蒂固,大天狗也同样将骨血中的不可一世演绎到了极致。茨木第一次见到他,没记住旁的,倒是一眼就被男人周身浓郁的妖气勾起了战意。大天狗对无意义的战事自然是不屑,拍拍翅膀飞走,留茨木一人站在一地鸦羽中出神。

再而后第二第三,第许多次会面,茨木便记得了那双薄金眼瞳映出的漠然,和妖中少见的御空能力。男人从未有过和颜悦色,他也不在意,同样报以凶神恶煞之面;谁还不许强大的人有个脾性怎的。

大天狗曾问他,你是不是很厌恶鸟类,怎的每次都要闹得满榻黑羽?茨木说答不上来,可能你的翅膀是有些讨厌的,干完坏事就一走了之,简直将目中无人发挥得淋漓尽致。彼时他正被欺压在下,妖甲零落一旁,傲慢的男人撑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瞧着他;茨木答完一句,便身体力行,鬼爪揪住垂在身侧的翅尖又顺下两三根羽毛,惹得大天狗险些就刮起风来。

他出生在阴阳寮的召唤阵中,同独居于爱宕山荒草枯石之间的大天狗不同,即使了然自己的身世后,依旧摆脱不去养尊处优的顽劣。大天狗向来对被阴阳师驱使的妖怪极为不满,却也耐不住茨木三番五次拎着酒坛来寻;一来二去的熟了,妥协了有个讲话做事一根筋的大妖扰他清闲,一如他妥协茨木交欢的要求。


http://weibo.com/3314809527/EmEfnrb1O?from=page_1005053314809527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82033982728


————————————————————————————

还望看过的各位有任何意见踊跃提出:)

评论(6)
热度(53)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