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全职高手/韩周]狮系男友的玩法

梗来自#猫系男友的玩法[by左京亚也]#  逗比,清水,OOC,OOC,OOC。


“地球人口的0.001%是由猫科动物变身而来的,猫科人类。”

“巴巴里狮眼珠是透明的,不像撒哈拉以南的狮子是棕黄色琥珀色。它的毛色发灰,皮毛长而蓬乱。”


韩文清对于自己所谓的钱包脸早已习以为常,也早已接受得毫无异义——没办法,即使在漫长的进化中混合了极大比例的人类基因,半透明的眼珠总会让他看起来有些带着轻蔑和威压,再加上黑中混合铁灰的发色,又增添了几分过度肃穆的气质。

现在的人类都太敏感了,韩文清这么认为。人人都看着面色行事,以貌取人,对于这样“第一眼就来者不善”的男人,鲜有人会有勇气和耐心愿意去多打交道。大多数人,绝大多数,会被本能远离猛兽的天性激发自我保护的欲望而尽可能地远离。不得不说在这个方面,现在的人类也没有那么迟钝;不像看似的凶猛反倒很有些慈悲为怀的韩. 巴巴里狮. 文清对这一点还是很满意的。

他希望能够认识其他猫科,毕竟总是一个人,还是有些寂寞。然而如上所言,地球人口中只有0.001%是由猫科动物变身而来的,再加上大多是小型猫科,是的韩文清其实相比起普通人类更不受小猫的欢迎,至此巴巴里狮先生还是孤单的一个人。


五月初的时候,城市里已经开始升起了高温,早晨韩文清对着天气查看了自己每年的周期习性,下午就去把长到耳后的头发剪成了平头。走出理发店时他眯了眯眼睛,猫科动物因日光而减弱的视力总是很令他苦恼[白天处理工作的时候偶尔戴眼镜,曾被评论为看起来鬼畜[误],虽然并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同个办公室的打字员小戴[误]似乎特别兴奋]。他抬起手作遮阳状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在行人十年如一日地总会自动给他让道,不怎么看路也没关系。

刚这么想着,砰得迎面就撞上了人。

走过来的高个子青年看起来有些呆滞,睁大了好看的黑眼睛似乎有些不明就里。他们人类应该觉得这小子很好看吧,确实挺好看的,鼻梁很挺,真挺好看的——韩文清这样脑内了一轮,带着点撞到[漂亮的]人的愧疚,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拨开了青年被撞得垂落到眼前的刘海。

周泽楷感觉到额头上痒痒的一阵轻抚,很快回过神来。“呃,抱歉,不是故意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抱着的一小堆书眼下散落在脚边,很快蹲下去一本一本地摞起来。夏日盛阳发挥着西斜前最后令人烦躁的热度,路过的行人都偶尔侧过脸去看看路中央两个大男人似乎有了些麻烦,很快也就别过头继续行色匆匆。

他把最后一本书放在膝盖上,仰起头看了看面前,弯腰伸出宽大手掌帮他挡着太阳的男人。这个人,嗯,还挺友善的。有些被高温炙烤得搞不清状况的周. 普通人类. 泽楷这样想。他刚想站起来,突然什么东西落到眼睛里,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很快闭紧眼睛低下了头。

“怎么了?”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

“眼睛……似乎落了东西。”周泽楷老实回答,眯着发疼的眼睛歉意地抬起头,被刺激出的泪水沾湿了他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汪水波粼粼的月牙湾。

韩文清就觉得人类真是脆弱而且麻烦,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是他弯腰的时候,新剪的头发上落下没扫干净的碎发,制造了灾难。

“呃,要是不介意,我家在附近,上来我帮你看看。”

“……好。”


这就是巴巴里狮和小帅哥[误]的相遇。

后来有一天,他们坐在阳台上乘凉,窗台下面就是他们相撞的街道。韩文清问,你当时怎么不怕我。周泽楷用他标准表示“有些困惑”的动作歪了歪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说,我很喜欢发呆,其实不太会看人脸色,你当时在生气?韩文清说没有,周泽楷说嗯。然后风吹了起来,不远处有夏天特有的像是唱歌般的鸟鸣声,周泽楷把手里的牛奶磨牙棒掰了半根递过去,韩文清接了,咧了咧唇边的虎牙,露出个夹杂宠溺和欣喜的表情,咬着发出了咯啦咯啦的声音。


后来的后来有一天,他们窝在沙发上吹冷气,周泽楷看着搞笑节目,韩文清躺在他的腿上打瞌睡。

“想吃西瓜。”

“呼噜——”

“起来。我想去拿西瓜。”

“呼噜——”

“韩,起来。”

“呼噜——”

“今天晚上我想一个人睡。”

“呼……我给你拿。”

所以你其实一直都醒着吧!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咆哮着,看着韩文清打着呵欠坐起来胡乱抓了两把他特不服贴的后脑勺头发,扯了扯睡皱了的背心,朝厨房走过去。

他的腿上不出所料有些黑色中夹杂铁灰的毛发。周泽楷很苦恼,他从前并不知道狮子也会掉毛。


END


[今天也是段子般的短文,韩周cp也是冷到北冰洋啦。不说啥,希望食用愉快:D][你倒是快点填坑啊喂]

评论(6)
热度(126)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