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全职高手/叶周]我们仍未知道那片相遇的海的名字

温馨怪谈,清水,OOC,OOC,OOC。


叶修是只狐狸。

但是没有人知道。因为狐狸叶修是个除鬼师,那种穿着腰带都没系好的袍子拿杆儿幡旗四处做法忽悠人的,鼎鼎有名的除鬼师。

对千年狐妖而言,除除小鬼有什么难呢;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能难倒他,叶修自己也这么觉得。

直到他遇见周泽楷。


那是接到一个来自海岛的请求,渔民们愿意出重金请叶修除掉总是掀翻渔船的凶手,他欣欣然就去了。

叮嘱了做法时不能被打扰,叶修一个人站在夕阳西下时空无一人的小渔港,拿出旗子插在身旁,席地坐在海风习习的码头上。他能感觉到一股不同于常人的气息在身边环绕,移动速度不快还带着点不安和忐忑,却意外地十分柔和。他等了一个时辰,两个...直到太阳完全潜入氤氲着浅浅水雾的海平面,夜星遍布苍穹,那只捣蛋鬼依旧没有出现。

叶修想到了一个很古老但很灵验的方法,可以让人类都能看到鬼:他抬起双手,将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虚虚地盖在眼前。他缓缓转过身去,在被指节分割开来的视线里,一个穿着黑袍子的小男孩,安静地躲在一根木桩后面,睁大眼睛看着他。

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小男孩的神情愣了愣,俊秀的脸庞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来。他的眼睛里有温柔的巨浪,叶修想;当他把手指放下后,面前又空无一人了。

“我可以和你说说话吗?“ 他轻声问,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有些苦恼的笑。“我坐过来一点,不介意吧?“

他转过身子,背对着退潮的浅海,重新将眼睛虚掩上。指缝间的视野里,小男孩还是站在那里,一只手攥着木桩间系着的麻绳,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无辜得像是刚离巢的小水鸡,眼底凝结着湿漉漉的怯意。

“是你弄翻渔船的吗?“

“......是。“

“为什么?因为孤单吗?没有人陪伴的话,确实...“

“不是的。“

不是的。小小的周泽楷咬着嘴唇,苍白的小脸上几乎要因为着急而染上些颜色。“我和爸爸妈妈......都死了。因为打渔和大浪,所以,不要有船,太危险了...他们,他们不要死。“

小小的鬼小孩穿着渔家常见的黑袍,光着小脚站在如织的海风中,一副快要哭起来的样子。“可是,没有船,大家不出海,怎么吃饭呢?“叶修弯了弯眼睛,惯常懒散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让我来和大家说,出海小心一点,不要再掀渔船了,好孩子要听话。“

听话,好不好?他单手蒙着眼睛,伸出另一只手放在小男孩面前。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试探着抬起胳膊,将小小的掌心轻轻落在那只手的指尖。叶修感觉到手指上触电般的一阵凉意,像是萤火虫的亲吻,柔软而寂寞。周泽楷歪着头看着自己和叶修相接的手,怯生生地露出一个寂静的笑。

他的眼里不仅有世界上最温柔的浪花,还有着长梦般漫天的星辰。他想。


第二天清晨,叶修被屋外的渔民叫醒,告诉他离开海岛的船已经泊在码头,昨晚没有任何渔船被掀翻真是感谢云云。他扶着昏沉的脑袋坐起来,摸出烟卷咬住一边伸手揉了眼睛。手指动作翻飞间余光瞥到屋角,他连忙抬起手掌蒙上双眼,果然看到小小的人儿站在床边。

“你要走了?“

“走了,你不是不捣乱了么,哥的工作就结束了。“

“你,看得到我。“

“什么话,我是狐狸,你这种小鬼要看到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我......“

我很喜欢你。周泽楷憋住了滚到喉咙口的话,嘴唇翕动几下,很有些委屈。很长很长的时间里,第一个和他说话的人,第一个对他笑,最重要的是,能看到他。他不知道为什么每一夜他很努力地把那些会夺去人性命的船只挨个翻过来后,人们都会很生气,然后依旧继续出海去。他觉得很委屈,大家都不喜欢他,真是...真是,好寂寞啊。

叶修的眉尾弯成了一个了然带笑的弧度。他保持着盖住视线的动作从床上下来,蹲在小人儿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那你记住了,我是叶修。等你有一天,大家都能看到你了,你就出海,来找我。“

“我会等着你。“

叶修,叶修。周泽楷小巧的鼻尖皱了皱,将名字牢牢烙在记忆里,然后点了点头。

“然后现在,我要跟你玩个游戏。躲猫猫,玩过吧?把手指一合上,哥就看不到你了,你也看不到我,好吗?“

说着,他慢慢地,将分开在眼前的指头慢慢靠拢,直到指节像是谢场的幕布般完全闭合,那张精致得无暇的小脸被阻隔在掌心之外,他放下了手,站了起来。眼前果真空无一人。


叶修是只老狐狸。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反正也是悠闲自在地活着。在一个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午后,正昏昏欲睡的叶修听到门口表示有访客的风铃浅浅相碰了一下,然而并没有谁推门进来。他有些奇怪地打着呵欠从躺椅上站起来,将手揣在袖口里走出去。

一个穿着黑袍的俊秀青年站在店门口,不安得涨红了脸。他指着叶修挂在屋檐下的除鬼符,声音里满是委屈。“骗人...!你是除鬼师,还骗我说是狐狸......你本来就可以看到我。“

霎那间,早已褪去的记忆如涨潮的巨浪般细细密密涌上脑海。叶修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左右看了看四下没人,背后猛得伸出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将不愿靠近的青年一下子卷到怀里。“谁说狐狸就不能是除鬼师了,再说除鬼师怎么了又不是见到就除,除了你也没人给哥多付钱啊。啧啧小周长这么大了,快让哥好好看看...“


END.


[手机打字所以标点什么的怪怪的,文也很短,希望食用开心:D]

评论(2)
热度(38)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