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cp观,好吃就行。

[全职高手]好想告诉你. 上

原著向魔性CP#周王周# 无差,短打清水,慎入。

引用了 @靴下猫腰子 太太的动物梗以示对太太深深的热爱(つД`)ノ[如果拆了太太喜欢的CP非常抱歉!请避雷_(:3」∠)_]

国家队背景,私设王周二人住同一个双人房。

双向单箭头背景,但保证甜甜甜甜甜m(._.)m

题目……不要管题目了……就让我少女心泛滥苏一下他俩吧_(:3」∠)_

==============================

好想告诉你. 上


“周队?”

被身后窸窸窣窣持续了有五分钟之久的辗转反侧声弄得彻底没了睡意,王杰希翻过身,拧亮了床头灯。

温暖的桔黄色灯光照亮了眼前一片昏暗,也映出对面一张五官好看但神情茫然的脸。周泽楷眨眨眼,估摸自己是吵醒那人了,想说点什么表示歉意,嘴唇翕动了几下后还是直白地开口:

“睡不着。”

眼下已是在苏黎世四强出线的第二天,刚结束一场紧锣密鼓的比赛一整个队伍或疲惫或兴奋,都对即将到来的恶战跃跃欲试。七月末的这座欧洲小城并不炎热,前一日还下了些雨。王杰希翻身坐起来,将身侧空着的枕头拿了一个垫在背后。他有些理解周泽楷,因为他自己也一直无法入眠,否则不会因为那些轻微的翻身就彻底清醒。

“失眠了吗?”他欠身将床头灯的支架稍微拉直,不让有些炙热的光源直接打在皮肤上。只隔一个矮小的四方形床头柜,周泽楷平躺在床沿,朝王杰希的方向侧着脑袋,低沉的暖光将他高挺的鼻骨和微微颤动的睫毛在脸上铺下一片投影。

“是……嗯,不困。”那双好看的唇动了动,像是夏末涌动的积雨云,传来一阵温和的闷雷响。


什么时候喜欢上周泽楷的,王杰希不甚清楚,但他知道自己埋藏在心里很长时间的小情绪,在初抵苏黎世主动和周泽楷分了一间房时,被镜头定格,开始草长莺飞。

什么时候喜欢上王杰希的,周泽楷表示,他根本分析不出头绪。仿佛走街串巷时邂逅了一本有些年纪的书,第一页是赞许,第二页是欣赏;随着书页的翻动,开始爱不释手。

两个人就这样怀着各自不大不小的心事,相安无事了两个星期。

“周队似乎一直以来都睡得不早,这个作息不太好。”短暂的沉默后王杰希先开了口,也移开了流连在对方面庞的视线。

“抱歉。打扰,王队?”

“倒说不上,我也不困。”

“王队,不好好休息的话,眼袋……”天地良心,周泽楷觉得自己是想了好久才说出这个带着不太唐突的关心的句子。

他看着王杰希在一声轻笑中下了床,走到屋子另一侧的桌沿去倒水喝,瘦削的背影包裹在简单的白T恤里,灯光一打,不甚明显的蝴蝶骨凹痕在他挺直的脊背处停留着一小团阴影。周泽楷不由觉得脸颊有些微热,欲盖弥彰地眨眨眼,仿佛这样可以赶跑心中的杂念。

王杰希走回来时将给周泽楷的那杯水放在床头柜。“我该猜到每个人都对我的眼睛是比较关注。”他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在鼓励周泽楷的冒犯。“不说我,周队可是联盟第一脸,不该担心更多吗?”

“不是……”虽然这样的赞美听得很多,被不一样的人说出来,周泽楷还是觉得心头不受控制地热了一下。“但,睡不着,没办法。”

周泽楷遇到苦手的事情时会露出有些犹豫的眼神,王杰希知道。他坐在自己的床沿,距离对面的人只是一小步的距离,但却是简单而又坚定的,不可逾越。这么想着魔术师大大有些郁闷,想分散这消沉的注意力:“周队是,需要睡前故事?”

无心的一句话,周泽楷的反应却可以说是踊跃。“可以吗?”

见鬼。王杰希几乎都要觉得他是在恶意卖萌;无奈自己挖的坑自己填——我也没想要挖这坑啊,谁知道这明显是玩笑的话被当真了呢。暗自腹诽一句王杰希还是维持着面部表情的平静:“那周队想听什么?”

“王队讲的都好。”周泽楷的脑袋动了一下,埋在枕头上磨蹭两下后头顶反翘起一根细小的呆毛。


“于是,嗯,很久很久以前,有只袋鼠喜欢上一只白狼。”王杰希清了清嗓子,开了个非常滥俗但情节又透着不寻常的头。其实他说完这个没头脑的句子时就已经开始后悔了;我到底在想什么,传言说我有魔术师血统是真的吗,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叹气。

周泽楷很适时地出声,“不怕被吃?”他的眼神微亮,像极了认真听故事的小孩。

王杰希也很配合地停顿了一下。“大概是不怕的吧,毕竟袋鼠也很健壮。总之就是喜欢,然后会每天在森林边缘偷看一下白狼,因为袋鼠住在草原,天黑了就要回家,怎么说,有点伤感。”

“那不是,很累。”周泽楷轻微地蹙了一下眉头。

“或许有一点?但是白狼是很优秀的人,呃狼,袋鼠先生大概有点不好意思打招呼来着,虽然他也是袋鼠群的首领。”故事已经开始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王杰希想,但心情如同他一字一句吐出的情节般开始涌动,犹如被打开了排水口的一汪深潭。“反正,袋鼠觉得自己跑得挺快的,每天偷偷看一下对方如果发现了赶紧跑就是,于是他就偷偷看了很久。”

王杰希不知道在他垂下眼睑一边思索后续一边娓娓道来时,周泽楷也在无声地凝视着他。王杰希的声音干净而缓和,带着B市人普遍有的果决,和他自己独特的那份——他本人都没有察觉的——温存,缱绻着在昏暗又沉寂的屋子里,蔓延开来。“白狼没发现?”他还是出声了;周泽楷有些分不清自己是真的沉浸在故事里,还是沉浸于他心仪的说书人。

王杰希点点头。“发现过的,不过白狼先生比较害羞,他不太会主动打招呼,大概。而且做狼群的头狼也很辛苦,可能就会在一年一度的动物大迁徙时碰到袋鼠先生,说一句你好,就各自带着自己的部族走开了。”不知道联盟听到自己把全明星比喻成动物大迁徙时,冯主席是不是又要加大药量了。王杰希这样天马行空地走着神,惊异于自己越来越魔术师的大脑构造。

那边的周泽楷没有说话。王杰希抬起头的时候,和他的目光缓慢相接了;只是一瞬,他觉得周泽楷的目光,似乎亮了一点。

“故事的结局大概是袋鼠和白狼都慢慢老了,也都不是首领了,或许白狼先生会有一天想去草原看看,而袋鼠先生也试着靠近森林多一点。那时候,说不定他们可以做好朋友。”

“或许?”周泽楷发出了一个有些疑惑的问句,似乎不满于这样的结局。

“我也不知道结局到底是什么。“王杰希很坦然地耸肩,“毕竟现在袋鼠和白狼都还不老,谁知道他们日后会如何呢。”

这也是他的真心话;在王杰希的心里,他和周泽楷都还算年轻,哪怕在荣耀这个侍奉于年轻的领域,两人都还是正值风华,未来有着无限可能。只是,他也一再澄清了这只是个“只是”——他希望周泽楷的未来能和自己多些关系。

“希望会有交集。”身边一个温润的声音将王杰希的思绪拉了回来。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来了,抱着枕头,下巴枕在边缘很是认真地望过来。

王杰希低头将目光定在手中杯子里轻微跳动在水面上的光斑,沉默了一小会儿后,眼神已经了无波澜:“会的,童话都会有很美满的结局。那么周队,你该睡了。”

“……”周泽楷报以一段诡异的沉默。他的目光还结结实实落在王杰希这边,但有几分失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很精神。还想听。”

倒霉孩子开始耍赖了啊!王杰希一阵又好气又好笑。“再不睡的话,张新杰会把我们两个都骂惨了的。”

“锁门。”谁知周泽楷却完全不吃这一套,回答得很是干脆果决。

对不起了张副,看样子你的威力完全不够啊。王杰希在心中默默给大概已经安然入眠的张新杰道个歉,再对上周泽楷坚定的视线时心下已经妥协。“周队还想听什么?”

“想听……你的。”

“我的?”王杰希微讶,“有关我的什么呢,比赛风格之类,周队应该很清楚了。”

周泽楷固执地摇摇头。“故事。”


TBC

=============================

Lo主说:本来真的……真的想一波带走的啦(´・_・`)越写越长这个毛病真的太糟糕了。顺便梗和脑洞来自和 @狐桃。 的对戏,没有写完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_・`)

评论(18)
热度(58)

© 核金心跳 | Powered by LOFTER